English
 
 学校概况 | 机构设置 | 人才师资 | 教育教学 | 学科建设 | 科研创作 | 招生就业 | 合作交流 | 校园生活 
 
 
1

中国高等美术院校基础教... 12/13
《天津日报》大篇幅报道... 12/13
校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举... 12/13
我校“双一流”建设领导... 12/05
 
2018年艺术硕士初试专业考... 12/09
天津美术学院2018届毕业生... 10/13
2018年硕士研究生现场确认... 10/10
关于“天美人才计划”停止... 09/20
 
我院成功举办中法交流项目... 04/26
天津美术学院2015届毕业生... 06/25
靳埭强先生在天津美术学院... 06/04
“天美讲坛”傅申《前所未... 04/30
 
当前位置: 首 页 >> 校园新闻 >> 正文
 
《天津日报》大篇幅报道我校创新创业团队
 

编者按:近日,《天津日报》大篇幅报道了我校3支创新创业团队。他们曾经是在校期间创业优秀典范,毕业后,仍然继续在创新创业的艺术之路上探索与追求。小编在官微将报道内容转发,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创业故事吧!

时下,文化创意产业的高速增长吸引了很多人进行文化产业的创业,他们有的成功、有的失败,有的还正在摸索,但是每个人的经历都成为更多人的经验,让我们对文化创意产业有了更深的了解。本栏目将关注这些创业者,陆续推出他们的创业故事。

这一次,我们来听听三位大学生文化创业者的故事──

单思琪:

概念变为产品的过程就像砌砖

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染织设计系的单思琪,与同系三位同学一起创办了红色星球扎染工作室,在2017年中美青年创客大赛总决赛中,“红色星球”团队凭借“半自动化传统扎染装置”项目,在70支中美团队中脱颖而出,摘得2017年中美青年创客大赛桂冠。2017年8月,红色星球的伙伴们创立了天津黑葱科技有限公司,主营业务分别为传统扎染的现代设计与制作,创意扎染产品开发,扎染设备研发三大块。

2017年1月1日,红色星球工作室将自己设计的扎染家居系列作品拿到水游城展卖,产品吸引了很多人驻足,但是两个整天只卖了两个抱枕,不算人工,除了材料成本只挣了30元。

这个打击让单思琪开始思考:我到底想干什么?我能做什么?

单思琪觉得她可能做不了一个很好的商人,她只是想做传统扎染的现代设计。所以团队要着重于现代扎染纹样的设计和技法库的建立。要吃饱饭,那么就要考虑成本和销售,后来团队商量了一下,将设计的载体定为丝巾,一来成本比较低,二来加工比较容易,还能减少技法实验的周期。

4月,单思琪和合伙人去柯桥采购制作丝巾的布料。为了省钱他们坐了23个小时的火车硬座,可是为了保证产品质量,他们一次采购就花了将近一万元。在这个格外缺钱的时候,中美创客大赛天津赛区报名的消息传到单思琪耳中,她说:“当时参赛就是冲着6万元奖金去的。”

不过,以什么项目来参加呢?当时团队的产品设计遇到一个问题──制作周期太长、耗费人工。通常传统扎染产品都是单色的,以浸染的方式生产,如果是多色的产品,则颜色多是交织在一起的。而她们的现代设计理念,要让扎染产品呈现局部多色浸染的效果,为实现这个结果,就要制作者站在冒着蒸汽的染缸前,将高温染液重复循环地冲浇在布料上,至少持续20分钟。那么这个辛苦的过程能不能由机器来代替呢?一个包括热循环、恒温装置和机器调色功能的扎染机雏形渐渐在单思琪脑子中形成了。

此后,两位天津大学的同学也加入了团队,帮助团队制造扎染机。实现扎染机这些功能的技术模块都是现成的,就是差一个组合的过程,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机器很快就能完成,可是在制作过程中,团队发现了一个特别麻烦的问题──现代印染行业,一直都是整箱染液去染整卷的布料,考虑的是怎么染均匀,可是这个扎染机要实现的是怎么染不均匀。团队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花了不少工夫,最后还给扎染机加入了3D打印的定位模块。

半自动化传统扎染装置和产品

扎染机的诞生突然给团队打开了一扇门,单思琪意识到,这个产品降低了扎染的操作门槛,它能够为定制和DIY提供基础的技术支撑,这套系统还能够维持扎染品牌的稳定性,为技术输出打下基础,从而给扎染工作室更多的商业推力。

在2017年中美青年创客大赛总决赛中夺冠后,团队的名气渐渐大了,很多展示活动一点点多了,不过问题又来了──人手不够,一方面扎染机项目要进行宣传,另一方面,扎染设计工作要继续丰富,单思琪近几个月一直在调整、平衡,可是效率很低,她担心时间长了就一定会有一方面被落下。

现在,“海河夜韵”系列产品马上就要上线了,加工厂、外包装已经敲定;“都市丛林”新系列的展示视频和大片已经拍好,单思琪计划12月中旬后开始和一些品牌接洽,希望能够达成合作;还有一些样品,计划提供给一些造型工作室免费使用,让这些设计进入时尚领域之中。

这些工作让刚开始创业的单思琪忙得有些透不过气,她说:“学校和创业指导老师对我非常照顾,想尽办法给我提供帮助,一些学弟学妹成为我公司的‘免费员工’,但是这些都是暂时的。现在我最需要想清楚的是自己想要做什么,近期能够做什么?不然让别人怎么帮助你呢?创业是一条特别孤独的路,创意概念变成产品的过程就像是砌砖,一块一块地叠,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解决,没有一夜成名更没有一劳永逸,一点儿懒都偷不得。”

单思琪(中)与团队成员

徐再贺:

坚持就是有时候硬着头皮去试

徐再贺是天津爱的明天文化传播公司的老板,公司前身是2011年就成立的天津ID公社艺术设计工作室,主要业务有影视动画、游戏美术、广告视频等。工作室成立时,徐再贺刚上大二,如今已经在市场里摸爬滚打快7年。

早上9点,徐再贺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,客户对于设计的修改意见一早就发过来了。熟练地整理完这些反馈,他清清嗓子,先是打电话与客户逐一沟通商议,紧接着打给公司相关项目的负责人,将修改意见传达。完成这些工作后,已经10点半了,动身去公司。在公司,安排策划、检查策划执行情况还有一堆运营上的事情等着他。晚上五点,有的项目时间紧或有修改问题,徐再贺就要安排员工加班。每到周六、日,公司还对外开设影视、游戏相关设计制作的培训,晚上六点,几十个学员陆续到达,下课时已经是晚上九点。而这个时候,徐再贺还不能下班,他要和加班的员工一起将项目制作完毕,并在深夜发给客户,为的是第二天客户一上班就能看到成品并给出反馈。凌晨一点,徐再贺终于回到家,几乎是倒头就睡,第二天一早,他还要去见客户。

这样的日子每天周而复始,有时太累了,徐再贺也想休息,可是一闲下来,他就开始琢磨,如果从现在开始公司没有新的业务,公司账面上的流水,正常开支下可以坚持多久。

徐再贺说:很多大学生创业,起因大多是一个机缘巧合、一个契机、一个爱好,但是真做下来就会发现,市场远没有那么简单,尤其是文化产业,你的创意能力真的比别人好很多吗?即便好,能够一直保持吗?怎么证明自己?

2011年,工业设计成为一个比较热门的行业,还在天津美院上大二的徐再贺开始组建ID公社,准备做成一个工业设计工作室,于是他想学工业设计的相关软件。当时犀牛等软件的培训在天津市场是一个空白,他就自己去沈阳和上海学了一段时间。开学后,身边同学听说了这件事,表示也想学。徐再贺脑子转得快,要不我把老师请到天津来,咱分摊工资和路费。大家一拍即合,于是学生们自己“众筹”出了一个培训班。结课后,徐再贺发现自己还赚钱了。有了这次经历,他开始考虑转作设计培训,第一可以赚第一桶金,第二可以学技术、接触行业里更多的从业者。培训班开了几期,效果和收益都还不错。当时的日子完全可以用“滋润”来形容。

2013年手机游戏产业爆发,2013年至2014年一年,搜狐畅游的美术师从3000人增加到6000人,可见市场对相关人才的饥渴程度。当时一个在游戏产业工作的朋友对徐再贺说:“你为什么不去做游戏设计方面的培训呢?师资我帮你请,学员只要毕业就能找到工作。”

有了这个朋友的帮助,培训班请到了行内特别优秀的原画师。教室也重新装修、购置了新的电脑。按照工业设计班的规模,徐再贺想着怎么也可以赚回成本,可是第一期游戏设计培训班却只招到了两个学生,第二期也只招了五六个学生。原来,由于宣传不够,虽然市场需求巨大,但是大学生们却没有这个意识,大家都在观望。这一次失利把之前赚的钱都赔了进去,合伙人也撤资了,徐再贺四处凑钱,一分不差一天不拖地把工资付给老师。就这样徐再贺毕业了,当时他连100元毕业证认证费都交不起。不过,徐再贺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,硬着头皮也要再试一试。没想到,2014年9月,第三期培训班突然就满员了,招了三十多人。原来,这个时候第一期2个学员已经在网易就职,实习期月薪6000元,去广州往返机票报销,住星级酒店,还能接触到在研的游戏项目,后来听说,转正第一年他们的年薪就有15万。这个消息立马在同学中传开了,于是培训班的口碑一传十、十传百。

后来,公司转型为文化传播公司,成为网易、完美世界的供应商,给万科、阿里巴巴做广告项目,靠的也是这些学生帮公司在行业里竖起了口碑、铺好了人脉。如今公司一年会培训300多个学生,他们都在相关行业工作,公司有游戏、影视等外包项目,自然会首先想到他们的老师。而公司也要对得起这些信任。

记得刚开始接外包制作项目时,由于没经验、效率低,当时不但没赚钱,还搭进去几千,不过徐再贺也带着团队用120分的心把任务完成,客户特别满意。第二次,客户又找上门的时候,他不好意思地说:“上次价格开少了,这次要做至少要多一万元。”客户二话没说就同意了。

徐再贺说:“创业初期不赚钱是很正常的,走得慢赚得少都是可以的,但是必须把事做成。让人们看到你的诚意,创业的过程就是这样一个建立信任的过程。”

徐再贺(中)和同事

梁青松和栗瑶:

坚持好创意等待市场长大

当灯工玻璃与大漆艺术结合,当传统手工艺与现代设计理念结合,千变万化的艺术作品和创意产品就此诞生。

玻璃与大漆艺术结合作品《春晓》

梁青松和栗瑶,是一对“90后”的小夫妻,如今,他们经营着一间艺术工作室,专心于大漆与玻璃艺术产品的创作。梁青松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装饰艺术漆艺专业,栗瑶则毕业于河北工业大学视觉传达专业。

他们创建工作室的历史,要从梁青松大二时参加挑战杯大学生创业大赛说起。当时,国内大漆文化产业刚刚抬头,梁青松和几个同学决定做一家大漆家具设计生产工作室,并靠着这个创业计划得到了全国的铜奖。可是,比赛结束后,梁青松发现他们设计制作的大漆家具鲜有人问津,反而是课余时间用边角料制作的大漆串珠、手镯、吊坠很受欢迎,很多人想买,这也促成了他的第一单生意。梁青松开始明白,大漆工艺已经远离人们的日常生活很久了,让人们一开始接触大漆文化,就一掷万金购买大漆家具,显然是不太现实的。于是他调整心态,开始醉心于创作一些平凡的小物件,一件件作品鲜活灵动,为工作室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用户群和好口碑。此后很长一段时间,工作室销路最好的产品就是这些大漆首饰。

在创业初期,天津美院的创业指导老师给了他们很多帮助。工作室通过学校这个平台,参加了很多展会,拓展了品牌的知名度。在展会上,他认识了大量的客户,除了普通参观者还包括一些香道、茶艺等文化行业的从业者,以往积累的市场也似乎爆发了,茶杯、茶盘、摆件、文玩、家具……越来越多的客户找到梁青松定制产品,产品的体量越来越大、设计和工艺也越来越复杂,以至于工作室经常忙不过来需要排单。

在梁青松忙乎着自己的漆器事业的同时,栗瑶也渐渐找到了自己的路。在校期间她机缘巧合地接触到了灯工玻璃专业,于是开始使用玻璃进行表现,创作当代艺术品。她的第一件玻璃作品《保护》问世后就获奖无数。此后,两个人还尝试使用大漆等不同材质与玻璃相结合的方法进行创作,他们合作的作品《春晓》入选2016年第九届ANBD亚洲联盟超越设计展,在作品中,玻璃的清透灵逸与大漆庄雅稳重形成鲜明对比,将破土而出的春意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随着与灯工玻璃艺术品市场的发展,2014年年底到现在,全国各大院校建立起20多个玻璃工作室,越来越多的人有了尝试灯工玻璃创作的意愿。梁青松和栗瑶的栗子工作室也成为大学灯工玻璃技艺实践基地,吸引了一批批的学生和爱好者来参观体验。

小小的工作室对场地和设备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工作室在两个月前,刚刚完成了第4次搬家。每一次搬家,对小夫妻来讲都是一次精力和体力的考验,为了节省资金购买更好的设备,刷浆、电焊、打造简单的家具,他们都要自己动手。而每一次增加和更换设备,他们都要绞尽脑汁,利用各种渠道采购。比如,为了给玻璃制品达到更好的加温、恒温、退火效果,他们必须对火枪精挑细选,即便是学员使用的也不能马虎。而这时,由于采购量小,直接找厂家订购,有时对方根本不接单,只能找各种中间商。而很多创作材料,他们都要从外国进口,因为国内根本没有生产商。行业上下流产业不健全,也让小夫妻在创作之外费了不少神。

如今梁青松和栗瑶正在为建立自己的品牌而努力,他们希望能够为中国灯工玻璃文化和大漆文化发声,并伴随着这些产业一起成长成熟。

梁青松和栗瑶

图文供稿:党委宣传部

关闭窗口
 
官方微信 网上办公 艺评网
 

All  Content  Copyright  天津美术学院版权所有

津备05013602号-1  津教备0059号